凌晨四点,程芽从迷迷澄澄的睡梦中醒来。
    她梦见昨天在学校不小心窥探到的画面了。
    骑跨式,是……什么感觉?
    和āv里的一样,男生的­性­器长得很不好看。紫红­色­,跳动的丑陋,­阴­毛纠缠在一起……
    还有女生小腹以下的一片黑­色­森林,淹没了交合处。高中阶段的胸部发育得青涩,像两个小桃子,鼓鼓挺挺,白­色­的­精­液和嗳液顺着大腿根部从身下流出。
    看起来流了很多水,粗长的­鸡­巴泡在女生­骚­­茓­的­淫­液里不停搅动。
    远处观望的程芽伫立很久,把男生­操­弄的动作定义为粗鲁。
    女生的胸也没她的好看。
    程芽面无表情地侧过身,眼睛睁了会儿又觉得困。还有两个小时,她便抱着枕头继续睡。
    闹钟响后,程芽起床动作迅速,换下睡裙,扣上内衣,再把衣服套好。
    走进卧室里的卫生间,坐到马桶上,她看见薄薄的浅粉­内­裤有一块明显的水渍,滑腻腻的。
    她这个年纪,对男女­性­事不可避免的感兴趣。她很坦然地接受了自己的生理变化,只要做到人前乖乖听话就好了,人后随便做什么,只需隐藏好不被发现。
    程芽爱­干­净,立马打开衣柜抽屉找了条新­内­裤换上。
    她个头一米五六,身材属于娇小类型的,巴掌大的小脚和滢白的双腿全部光­祼­着,反正窗帘拉着不用担心被谁看见。
    换下的那条­内­裤先丢在盆里,放学回来洗。
    刷牙洗脸吃早饭,一气呵成。
    在餐桌上她和程温严几乎不说话。他是她的小叔叔,没有义务要履行,能收留她至今还不把她赶出去已是仁至义尽。
    用她自己的见解来表述程温严对她的态度,那就是:不耐烦。
    要不是她,他早就出国移了民。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两人各自吃了早饭,各自回房。程芽背着书包出来,换好鞋,在玄关程式化地喊了声:“小叔叔再见。”
    自然没人应她。
    三年来,她没见过程温严发脾气。不过他本身的气质就够拒人千里之外了。
    也没怎么见他笑过,有时候项目谈成了会笑一下,晚上在酒桌上多喝一杯酒。总之,和她没什么关系。
    好在日复一日地挨到现在,她已经念到高三下学期,马上就可以远离这座城市,过上更独立的生活。
    高峰期公交车上的人很多,开开停停。程芽个子小,抓着杆子也站不大稳,默默低头把脖子上的校卡和校服领口压一压。
    这个穿校服外套嫌热,穿短袖校服嫌热的尴尬季节,隐晦的防备心作祟,她选择了保守的校服外套。
    不会有人知道,在她黑­色­的校服运动裤里面,最私密的小­茓­已经偷偷湿了……或许还有很多像她一样的人,选择把­性­欲藏在心底最深处,随着自读、独享的次数增多,渐渐的越藏越深。
    到了学校教室,人陆陆续续来齐。等到早自习下课打铃,第一组第二排左边的位置一直缺着——那是余恬的座位。
    联想到昨天看见的荒诞,程芽开始走神。
    用骑跨式做嗳主人公,女生是余恬,男生她也认识。
    “程芽!”她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
    “啪”,程芽手上的自动铅笔芯断了旧稿重发哦。没想到还能找到小兔子的原稿~当初没写完。时隔多年再看,还是好喜欢~~~和睡错了一起发上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