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布伦南春风得意,长兄顺利继任国王,给了他肥沃的封地,只等他从魔法学校毕业,迎娶新任女伯爵后再离开帝都。
    以往甚少参加宴会的年幼王子,如今携着未婚妻来往于各种宴席,哪怕被人用看绿帽奴的眼光打量,也毫不在意地将未婚妻一次又一次地出借给一个又一个国王的政敌或心腹。
    “柯拉伯爵,请与我跳支舞吧。”面前的熟人,新晋子爵塔里克·杜蒙特,柯拉曾经的未婚夫朝柯拉行了一礼,向她伸出手。
    柯拉回头看了布伦南一眼,见他点了点头,便明白了这是事先打过招呼,跳完舞还要陪对方上床的意思。
    柯拉把手搭在了塔里克手上,跟随对方进入舞池,一舞之后,装作脚扭了的样子,被对方抱去了楼上的休息室。布伦南坐在餐桌边的沙发上,面不改­色­地接受了向他投来的鄙夷同情的目光。
    进了休息室,门一关,柯拉原以为塔里克会立刻像别人那样,露出凶恶的一面,但他轻柔地将柯拉放在床上之后,却转身找起了医药箱。
    看着半跪在床边,替她脱下鞋袜查看的塔里克,柯拉轻轻地笑了:“我没有扭到,那是装的,你是第一次跟人偷­情­吗?”
    塔里克仰起头,望着柯拉的眼中满含错愕与痛苦:“我们之间,原本不应该用到‘偷­情­’这种词语的。”
    塔里克把柯拉的确没有受伤的脚放在脸颊边磨蹭亲吻,低声哀叹道:“是我不够努力吗?我好不容易成为贵族,以为这样就能配得上你了,你却继承了伯爵爵位,又让我高攀不上了……就算我还有机会往上爬,但永远比不上一位王族,一位拥有封地的亲王吧……”
    “怎么会呢?”柯拉捧起塔里克的脸,俯身亲吻他的嘴­唇­,“你比他好千万倍啊,塔里克……如果,能早点嫁给你,那该多好啊……”
    柯拉噙着泪花的眼中,带着说不清的哀愁与悔恨,塔里克叹了口气,道:“就算明知这种情话,你会对所有人说,我也……”
    塔里克站了起来,脱掉了自己和柯拉身上的衣服,趴到柯拉身上:“可以的吧,柯拉……给我吧!”
    曾经与塔里克建立婚约的日子里,塔里克一直温和守礼,从来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此时他青涩笨拙但急切的动作,带给了柯拉止不住的妄想。
    如果、如果母亲和老伯爵的离世再晚两年,只要两年,柯拉就会跟塔里克结婚。没有托马斯和纳米尔,没有乔纳坦和布伦南,没有­淫­纹!
    柯拉从小就以为自己会跟塔里克结婚,就算没有爱上对方,总归有些许的好感,更何况对方容貌英俊、对她也很好,不用怀疑,婚后她一定会过得很好的。
    “塔里克、塔里克……”柯拉呼唤着前未婚夫的名字,放开身心,拥抱着接纳了他的一切。
    塔里克埋在深爱多年的女人的身体里缓缓抽动,明明他们应该成为伴侣,现如今却只能靠他拼命赚钱再花钱,才能求得一夜温存。他在顶峰到来前寻求着柯拉的嘴­唇­,喃喃地喊着她的名字:“柯拉、柯拉……”
    相拥的两人,明明做着相同的美梦,但却不知对方心中所想,可悲、可悲
    说一下,之前的剧情也都有暗示(很多在车里,对不起我的车都是剧情在凑字数),布伦南搞了点小动作,所以大王子给他和柯拉订婚了。
    这里布伦南把柯拉当妓汝一样送人也是协议之一,就是结婚前四年用来替大王子巩固王权的。
    小动作可以搜索关键字“国境”、“边境”,涉及好多人和事,应该不会具体写,随便脑补就好,这是一篇黄文,不想仔细设定那么复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