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虽是那么说,第二天吃完早餐,楚母跟阿姨要去市场买菜时,楚楚还是让他们买点板栗,给桑旭做道板栗烧­鸡­。
    楚婧娴想着Alma和Gabriel很少有机会看到中国热热闹闹的菜市场,也打算带他们去看看。
    结果一大家子空了大半,桑旭到了的时候,楚楚下楼去接他。
    他开了一辆蓝­色­的凯迪拉克,停好车后从后备箱拿出各种大包小包,两只手提得满满的,楚楚帮他匀了一两个,发现包装都是属于哪种低调奢华有内涵,一看就是特贵的那种。
    像桑母那种出手动辄几套房的架势,她也不问他这些花了多少钱了。
    一路上又碰到小区里各大叔叔阿姨,“哟,楚楚,只是你男朋友呢?小伙子长得可真俊啊。”
    “哎哟,要我说,这俩孩子可真般配。”
    “楚教授可真有福气……。”
    终于带着桑旭杀出重围,回到家里,拿出一双新的拖鞋给他换上,然后把人拉进屋里。
    楚父正在给他阳台上的各种花花草草浇水。
    “爸,这是桑旭。”楚楚又转头给桑旭介绍楚父。
    “叔叔您好,我是桑旭。是楚楚的男朋友。”桑旭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来啦?快坐坐坐。”楚父放下水壶,走到客厅上坐下,又给一旁的茶几上煮水,准备沏茶。
    “小伙子看着挺­精­神的,家里是做什么的啊?哪里人?今年多大了?家里都有哪些人?”
    “爸爸,您一下子问这么多,让人怎么回答啊。”桑旭还没说什么,楚楚就忍不住出声。
    “哟,我还没怎么呢,这就护着了?”楚父故作伤心的摇了摇头,“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想当初你才那么小一个娃娃,转眼就这么大了,可以嫁人了。”
    楚楚赶紧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爸爸,就算我嫁了人,我也依然是你的小棉袄啊。”
    随后又有些心虚道:“我只是怕他记不住你的问题……那,那你随便问他好了。”
    桑旭失笑,把刚才楚父的问题一个不落的回答了,又主动添加了很多其他关于自己和自己家庭的信息。
    楚父点了点头,果然很满意,除了年纪可能比楚楚稍微大了点,不过依他这么好的条件,年纪大点也会疼人。
    最后他又问桑旭会不会下象棋,得知肯定的答案后,两人就开始坐下来较量一番。
    楚楚知道桑旭在在初中的时候就曾获得过全国象棋大赛金奖,正想给他一点暗示,让爸爸不要输得太惨了,只是桑旭看了她一眼,只是笑了笑。
    桑旭在思考要怎么不动声­色­的让楚父赢棋,但又不能让他赢的太过轻松,要经过几轮厮杀后,再让他险胜。
    果然,楚父在连赢了两局之后很是开怀,“哎呀,你这孩子棋艺不错啊?”
    桑旭颔首谦虚道:“哪里,都是叔叔让我,不然我可能输得更惨。”
    楚楚忍不住在心里给桑旭竖了个大拇指。
    高啊!着马屁算是拍了个正着。
    如果楚父赢得太容易,只会觉得桑旭的棋艺不行,输了的话,肯定心里也不会太高兴。但是赢的过程很艰难的话,那胜利的果实就会格外香甜。
    楚母一行人回来的时候就听到楚父愉快的笑声,不禁暗暗惊奇。
    要知道,楚父这个闷­骚­的老教授,在学生面前可是严肃又有些古板的,从没见他在外人面前会有这样一面。
    看来楚楚这个男朋友可不简单。
    看到有人回来,桑旭站了起来,楚楚又给大家互相介绍了一遍。
    “咚”的一声,楚婧娴手上拿的两带水果都滚到地上了。
    “哎呀,水果都滚了一地。”阿姨赶紧去捡。
    “娴娴,怎么了?”楚母也弯腰捡了两个苹果。
    “没事,我没拿稳。我,我先去洗把脸。”楚婧娴说着就跑到卫生间。
    关上门的瞬间,楚婧娴有些腿软,差点坐到地上,她靠在门板上,手还在微微的颤抖。
    怎么会,怎么会……
    不不不,不可能这么巧。
    她痛苦的捂住头,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希望从这是一场噩梦醒过来。
    但这不是梦,桑旭真真切切的站在那里,看着楚楚的眼神是化不开的温柔与爱慕。
    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吗?是怪她太自私了?可是为什么,楚楚是无辜的,如果她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
    楚婧娴不敢再想下去,她看向镜子里苍白得像鬼一样的自己,讽刺的苦笑。
    “姐,快出来吃水果。你都进去好久了,没事吧?”楚楚在外面敲了敲门。
    “来了。”楚婧娴在脸上泼了一把凉水,又拍了拍,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苍白。稳了稳心神,深吸一口气,才带着一脸若无其事的淡笑出去。
    客厅里,大家正拆着桑旭带来的礼物。
    楚父拿到的事一套上好的紫砂茶壶,楚母则是一条定制的手工刺绣方巾,很是­精­致漂亮,楚母拿出来忍不住披在身上看了又看,可见是很喜欢。
    楚婧娴的是一套高档护肤品,Alma和Gabriel拿到的分别是拍立得和变形金刚乐高,他们当场就跑到一边玩去了。
    就连家里的阿姨也拿到了一把上好的菜刀。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答应大家的八十珠加更,补上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