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前。
    月黑风高夜,陈潮一身黑衣,带两人在皇宫潜行。
    “不对”,行至寝殿门前,他突然停了下来,“太安静了。”
    整个皇宫寂静非常,寻常有御林军巡逻,一路走来竟一个都没有看见,寝殿门前只有一人守卫,“去看看。”
    士兵上前,手刀刚要落下,只轻轻一碰,那人就已经倒了。
    另一人接过守卫的身体,脸­色­一变,迅速把守卫旋至正前,触碰颈部,“死了。”
    “尸斑是片状的,死了有段时间了。”
    陈潮走上前看到了那人的脸,对上一个名字,王永。
    他不应该在这里的,这是陈家安Сhā在三皇子府中的线人。
    “头,要撤吗?”
    陈潮心下一凝,注视着前方,随后道:“不必了,我们已经暴露了。”
    他带着人大大方方走向了宫殿。
    殿是敞开的,还没进去,就能看到三皇子坐在龙椅上,他的目光一直投在陈潮身上,没有移动过。
    陆昂看起来比之前更虚弱,说一句话咳嗽上半天。
    “你来了啊。”
    陈潮在他面前站定,问了句,“怎么发现的?”
    “王永?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之前就有怀疑,回府的时候看了眼他的表情,基本上确定了,遂演了这出戏给他看,你果然来了。”
    陈潮沉吟片刻:“林副将在你手上?”
    “嗯。”陆昂对下人使了个脸­色­,呈上了林副将的随身信物,放在陈潮眼皮底下。
    陈潮:“一切都是我的命令,他们只是服从军令而已,军符可以交给你,留他们一条生路,你病成这样,看起来也命不久矣,不如积点­阴­德。”
    “哈哈哈!”陆昂闻言大笑,惨白的脸染上血­色­,又是一阵咳嗽。
    他用手帕擦拭着­唇­边的血,尔后说,“我答应过她不会杀你,放心。”
    陈潮会意过来,知道话里的“她”所指是谁,冷笑道:“三皇子果真宽宏大量,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陆昂轻声说:“别激我,我不会杀你。”
    “行,那你放我走吧。”
    陆昂笑笑,“哈哈,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想­干­什么?”
    陈潮的目光有如刀割,但陆昂没有在意:“我有一个胞姐,有绝­色­之姿,­性­格温婉,我准备赐婚给你。”
    “我拒绝。”
    “你觉得你有资格拒绝吗?”
    陈潮厉声说道:“我自认棋差一着,你大可直接杀了我,不必折辱。”
    陆昂闻言又是一阵咳嗽,他缓了好半天才最终说出一句话,这句话很长。
    “你死了,那不就永远活在她心里了吗?但你另娶她人就不一样了。陈潮,既然你自认棋差一着,满盘皆输,那你也要看清楚形势,要么你死,你的副将、参谋,同你征战数年的战士们跟着你一起死,我乐得轻松,拿到一块­干­净的军符;要么你娶我胞姐,带着她远离皇城,离开我和凌珠的视线,你选吧。”
    七日后。
    凌珠被厂公请进皇宫。宫殿巍峨,她心里有事,没心思张望,只低头看着脚下。
    后来进入殿门,厂公下跪,她也跟着下跪,她听到了陆昂的声音。
    少年咳嗽两声,拿着一个染血的帕子擦拭­唇­边,看起来很虚弱。
    凌珠抬头的同时也看到了陈潮,他跪在陆昂的下方,朝堂之上人人皆伏跪,只有陈潮一人半跪着,脊背如松,挺得笔直。
    凌珠一路都在担心陈潮,现在放心了,陆昂没有伤害他。
    她松了一口气,不再偷偷去看朝堂的景象,安安静静跪在地上。
    直到听到陆昂让她起来。
    “凌姑娘,皇上让你起来呢。”
    厂公上前扶她。
    凌珠被搀扶起身,看到陆昂朝她摆了摆手,让她走过去。
    她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走到了龙椅旁边,今天的陆昂穿了一身龙袍,看起来很不一样,气质也更沉郁,他问凌珠,“路上累吗?”
    凌珠摇摇头。
    “坐吧。”他指向自己旁边。
    龙椅旁边摆了一个刻着凤纹的凳子,凌珠坐上去,陆昂咳嗽了两声,转头问下方的百官,“讲到哪里了?”
    不需要其他人提起,他自己便想到了答案,用不轻不重的声音说道,“嗯,长公主赐婚给陈将军一事,各位可有异议?”
    随着陆昂把目光扫过去,应和的声音此起彼伏。
    “郎才女貌,绝世无双!”
    “陛下英明。”
    他摆手:“嗯,圣旨已经拟好,爱将陈潮接旨。”
    凌珠眨了眨眼睛,她坐在龙椅旁边把玩自己的手指,渐渐听懂了他们在说的话。
    陈潮要娶长公主。
    太监站在他面前宣读圣旨,“奉天承运,皇帝昭曰,骠骑大将军陈潮功臣昭昭,威名远扬,荡平胡虏,明德有功,朕躬闻之甚悦。今长公主年已桃李年华,适婚娶之时,当择能人与配,与大将军堪称天造地设,为成佳人之美,特将赐旨成婚。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钦此。”
    陈潮接了过去,他说:“臣领旨。”
    凌珠眨了眨眼睛。
    接下来朝臣退下,她没有地方去,从椅子上站起来,陆昂又咳嗽了两声。
    他看起来比之前病得更重,一张脸几乎没有血­色­,只有帕子沾上嘴­唇­时泛着红。
    陆昂问她,“凌姑娘可会怪我?”
    凌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朕答应过凌姑娘保全陈凌两家,便不会失言,只是这朝堂之势极为复杂,凌家有凌姑娘在,尚且有余地,但陈家与朕只有死仇,拥护朕上位的臣子容不下陈家,只除了将朕的胞姐赐婚给陈潮,这才有牵制,这是朕能留下他的唯一办法……”
    凌珠在来的路上想了很多,她祈求陈潮能平安,心底对当时放走陆昂也产生过一丝怀疑,她总觉得这两人不一定非要落到你死我活的境地,但发展成这样,她不理解,但她不愿意再深想。
    陆昂又是一阵喘息,“先皇驾崩突然,宫人传唤遗诏,陈潮带兵闯入,当时那样的情形,如若不是朕先一步得到玉玺,调用御林军,死的就是朕了……”
    “朕的命是凌姑娘救的,自然该由凌姑娘定夺,如若惹了凌姑娘不高兴,这条命还给姑娘便是。”
    凌珠立刻说,“不要,你要好好活着!”
    陆昂咳嗽,她手足无措地抚弄他的后背,陆昂抬起头来。
    两人离得很近,陆昂被血染红的嘴­唇­靠近凌珠,凌珠眨了眨眼睛。
    但陆昂很久没有动,他发出了一声带着疏离的询问,有些冷意。
    “凌姑娘为何要哭?”
    凌珠都不知道自己哭了。
    她皱着眉头,经陆昂提醒这才下意识摸向眼角,发现自己真的哭了。
    好奇怪哦,她只是突然想起了嫂嫂给她的回信,莫名就变成了这样。
    她想起嫂嫂说她是喜欢哥哥的。
    “我呀,看到他就欢喜,及笄之日初识就想留在他身边,得知要嫁给他那日,是我此生最开心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