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手续办的无比顺利。
    在民政局,接待他们的大妈看他们夫妻十年,坐在一起男的帅气,女的柔美,气质出奇的相称。两人还很平和,丈夫看妻子眼里还透着柔情眷恋。
    于是不停的劝他们不要离,什么夫妻不易,要彼此包容,没什么过不去。
    又开始讲她的婚姻经历,遇过的事,只差没把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给唱出来了。
    涂浚在一旁拿出离婚协议,声明是离婚律师,又看两人一直坚持离婚,只好遗憾的说,让他们一个月后正式来拿离婚证。当然不忘强调,冷静期一个月内任何一方想反悔,离婚都能撤销。
    办好手续,叁人出了民政局。
    “榕榕,接下来一个月,会有一些文件需要你签署,还有资产转让的手续也需要你本人跟我去办。”涂浚说。
    榕榕点头:“我们随时联系。”
    易瑾恒看她:“你要去哪儿?”
    “榕榕!”话刚落,他们就另到白岚的声音,转头看过去,果然看到白岚一副酷酷样子走过来。
    白岚穿着件小皮衣,搭着黑­色­牛仔裤,长筒皮靴,戴着墨镜,嘴­唇­涂成艳红­色­,又酷又拽。
    榕榕说:“岚岚正好有时间,来接我。”
    白岚面无表情,好像除了榕榕,眼里看不到别人,声音也霸气十足:“可以走了吗?”
    “嗯。”
    榕榕有些想笑,岚岚说来接她,给她撑场子,绝对没有想到她会打扮成这样。
    岚岚素来都有些怕易瑾恒,以往看到他,皆是一脸小心翼翼,带着点讨好敬畏。今天让她面对易瑾恒,要抬起高昂的下巴无视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我走了。”榕榕看向易瑾恒。
    “嗯……”易瑾恒凝视着榕榕。
    “走啦!”白岚手一勾,一把将榕榕勾到怀里。
    易瑾恒看榕榕笑出声,她看白岚的眼神满满的欢喜宠溺,手还搭到了白岚的腰上。
    两人无比亲昵的朝白岚的车子走去,白岚还在榕榕耳边说了什么,榕榕笑ⅿⅿ的,那模样可爱极了。
    易瑾恒看着心里酸酸的,可榕榕一笑,他又觉得她能这么快乐就很好。
    涂浚看老板这样,实在有些费解。
    老板这模样,怎么感觉对前妻旧情难忘呢?既然旧情难忘,­干­嘛还要离婚呢?还分掉自己半副身家!——
    在车上,白岚还戴着墨镜,酷酷的样子。
    “你刚才­干­嘛还对他那么客气,你应该像女王一样睥睨他,鄙视他,然后再无视他,哼。”白岚道。
    榕榕笑出来:“你要不要把眼镜摘了?”
    虽然太阳出来了,阳光也没有多猛烈。再看她今天的装扮,实在跟她平时穿搭差太多了。
    “我这不是为了给你壮声势吗?”白岚摘下眼镜,“我这个女王妆化的如何?”
    榕榕好心情的笑了:“很美。”
    “你是不知道,每次见你老……前夫都怕的要死。可能他浑身上下都是资本家的味道,身为社畜的我本能的发怵。”刚才她可是做了十足的心理建设才走出那六亲不认的姿势出来在她面前的。
    “他又不是你的老板。”榕榕笑。
    “可是他可以左右我老板啊。”白岚说。
    那晚电话事件后,她老板方宇居然特意见了她一次,大约是试探她和易瑾恒的关系。
    她颤颤惊惊的,当然说没关系啊!
    方宇显然不信,却没再说什么?
    可就是昨天,她升职了!从她们部门组长升成了的副总监  。
    怎么说呢?到她这个年纪,这个职位,要是再不升职,再过几年可能就没法在公司混了。
    白岚对自己的能力是很有信心的,只是其他几个组长能力也都不弱,这个时候拼的就是关系和情商。
    她情商可以,人脉关系一般,  在几个组长之间优势并没有太明显。
    白岚必须承认,这次能升职,多多少少因为易瑾恒让她在方宇那刷了一次脸,在同等能力条件差不多的几个人中脱颖而出。
    榕榕笑了出来:“你真以为你升职是因为瑾恒吗?”
    “宝子,你不懂,越往上走,人脉关系越重要,我们公司派系斗争又挺严重的。本来我哪儿都靠不着的,现在都以为我是大老板那边的。”白岚说着发动车子,“为庆祝我升职,今天我请客。”
    “我以为你是要庆祝我离婚的。”榕榕笑,“真的不让我请么?”
    昨晚某人还抱着她说不想再卷了,从此摆烂躺平,以后专职做榕榕的小保姆,每天给她暖床捶背,只要有好吃好玩和好看的包包就行。
    白岚突然眉一挑:“我发现你心情很好诶,是不是离了婚就神清气爽啦。”
    榕榕笑:“可能是吧,而且你不还说我现在是中国最有钱的女人吗?”
    白岚意气风发:“走,有钱女人,请我吃大餐去。”——
    回去的路上,涂浚在前面开车。
    易瑾恒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榕榕的头像。
    她的头像这么多年一直没变过,是他们结婚时十指相握的手。
    他点开她的头像时,却发现她的头像变了,变成了一张阳光,雪山,湖泊的风景图。
    他眸光黯了黯,他们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次他给她发信息上。
    莫名的,他手指不由自主的滑动他们的聊天信息。
    他们的聊天很简单,很琐碎,也很日常。
    他在欧洲出差,她查到法国还在下雪,她在行李箱里塞了一件蓝­色­毛衣,要他记得穿。
    他隔了大半天才回她,嗯,穿了。
    还有一些是她生活的小事,初春,未明湖的柳树发芽了,她拍了绿芽的照片给他看。
    易瑾恒发现,这条信息他居然没有回。
    那天他在做什么?他在见欧洲区的总裁,手机亮了一下,他匆匆看了眼,心想晚点回她,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易瑾恒突然有些透不过气来,这样的信息还有很多很多。
    她发现一只小黑猫,黑漆漆的眼睛,姿态十分高傲。她问他,像不像我们在瑞士见过的杰克呢?
    这条信息,他没有回!他甚至想不起当时他在做什么?
    易瑾恒的手开始颤抖,往前走的信息全是她的生活分享,他偶尔会回,但是都很慢,有的时候隔一天才会回。
    很多时候,他都没有回,他们的聊天就变成了她在自说自话。
    涂浚在前面开车,透过后视镜看老板然后说:“易总,您的离婚公告已经发到公关那边去了,菲菲总说她那边审过,就会公布。”
    听到离婚两个字,易瑾恒回了一神。
    他眼眶赤红,又低头翻看信息,信息就停留在一个月前,再没有更多了。
    易瑾恒眉头紧皱:“涂浚。”
    “怎么了,易总。”
    “你知道信息被清除过,怎么恢复吗?”易瑾恒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