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草棚子里喝了一个上午冷风的文思齐,下午便没在过来。
    江黎以为他放弃了,不想第二日他竟晃悠悠的又晃了过来。江黎也不多说,本着有免费苦力就用的习惯,照旧寻了借口拉他去­干­活。结果还没挨到中午,文思齐便直嚷嚷着命苦,下次便是在家可能会被他老子打死,他也不来了。
    原来,他是惹恼了文相,躲这里避祸来了!
    江黎见此便笑着召回了陪他闹了两个半天的彩云。
    以为此事过去了,不想晚间回去时却被老夫人留下来说话。她老人家话里话外虽都是在问白日里义诊的事情,但却总往文思齐身上扯,显然是知道了这两日的事情。
    江黎正想说您老误会了,却听她老人家又道:“当初这门亲定的仓促,我总担心会委屈了你。如今瞧着你们相处的这般好,我也就放心了。”
    江黎见此,便悄悄咽下了方才要说的话。想着再过两个多月退了亲之后,她再找老夫人好好解释此事吧!
    这会儿她若直接说了,只怕她老人家这个年都要过不好。略过此事不提,闲聊几句之后,江黎便说了自己要跟着师傅外出义诊的事情。
    先前因为朝廷各项救助还未落到实处,但城外却涌进来不少难民。四皇子的人一看这样不行,便下令限制那些难民入城。
    结果限制难民入城的命令刚下,便闹出了几场乱子。因为这事儿,陛下当场责罚了好几个不作为的朝臣。之后没两日的功夫,负责救助的四皇子一派就拿出了几项切实的法子。
    随着朝廷上各种救助的政策落到实处,城外大部分灾民也已安置妥当,一些灾民安置点甚至还有安排朝廷派来的大夫。
    如此一来,何老这里自然也不用再去义诊了。他便打算赶在年前去京郊的一些偏僻村子里看看。
    这原也不是因为受灾才要去,而是何老十几年来的习惯。他每月都会抽个时间走一走偏远村子,有时候会在村里待上个一两天。甚至有的地方因为太过偏远,他待上个十天半月的都有过。
    据说当年江家出事那会儿,他就正好是在外边赶不回来。听说江家出事之后,他才拜托沉昱去看,结果却只赶得及救下江黎。
    老夫人以为是像之前那般只在城外义诊,听江黎细说之后便摆手说不行。
    前些日子城外的难民才闹过事情,老夫人不同意也在江黎的意料之中。但江黎也有自己的说辞,她只说师傅要去的村子就在净灵寺山下。年前年后怕没有时间,就趁着这一趟去看看。
    老夫人一听这个便不拦了,只嘱咐她一定要注意安全。
    过了老夫人这关,其他的一切好说。
    第二日江黎便带着彩云会同师傅同小伙计一行四人上路,至中午才到了村子。
    休整一番之后,下午开始看诊。
    跟以往的每次义诊不同,起初没人相信没人就算了,可他们这里都等了快一个时辰才稀稀疏疏的来了几个人。
    江黎问了里正才知道,原来净灵寺的虚空大师也略通医术。村子里的人若有个什么不适,除了去寻城里的大夫之外,偶尔也会去找虚空大师看诊。
    何老闻言心里记下此事,想着往后净灵寺附近的村子就不用再来了。眼看也没有多少人过来,何老便道:“此处我一人也忙得过来,你有其他事先去忙着。”
    江黎应下之后带着彩云离开,待两人到净灵寺时,天­色­还早。
    想是因为年底了,寺中有不少的善男信女,同时寺中也收留了一些无家可归的灾民。因此,净灵寺此刻看着还真是较以往多了几分乱。
    江黎就想着早点上完香,然后直接下山。也免得入住外面,平白惹师傅担心。
    有知客僧似乎得了消息,她这里刚进去,那知客僧便迎了出来,对着江黎很是客气了一番。
    这些知客僧对外说是化外之人,其实他们常年混迹于各世家之间,哪个又不是人­精­。
    江黎并未多说什么,应酬几句便在他的带领下去了供奉长明灯的大殿。随后她进去上了香,又以老夫人的名誉捐了不少的香油钱,然后知客僧才笑眯眯的陪着她一起出了大殿。
    连着彩云在内,一行叁人出了大殿刚拐过一道弯,便听前面有人大声喊着救命的声音传来。
    知客僧似已经习惯,解释道:“多半是寺里留宿的难民中又有人出了什么事儿。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没什么大事儿的,女施主这边请!”
    升斗小民,一点点小事就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非要嚷成全天下都知道的模样,大喊大叫的实属正常。
    他说着竟是要引着江黎往另外一边走去。
    说话的功夫,那呼救的声音似乎又大了一些,也更急了一些。
    江黎不太喜欢这知客僧那不甚在意的样子,脚步只略犹豫了一下,便转而朝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快步走了过去。
    知客僧多少有些没想到,毕竟这些贵人平日里可从没有哪个听说会将一个身份卑贱的难民放在眼里过,这位女郎的行为倒是有些出人意料,莫不是去瞧热闹的?
    眼见那女郎已经走远,知客僧连忙也跟了上去。
    到了近前,就见人群围在一堆,指指点点的正议论着什么。
    江黎来不及多想,便冲着围观的一些人喊道:“大家让让,我是让大夫,让我近前看看!”
    “这里有大夫!”
    “大夫来了,快给这­妇­人瞧瞧看是不是要生了呀!”
    人群中听闻有大夫过来,便跟着喊了几声,很快众人便让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