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再说说喜欢我哪里嘛?”
    说开了之后,程也许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就是感觉两个人的关系更亲密了,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灵上的,导致她对秦以娆的忍耐度越来越高了。
    “你先说,我再说。”
    仿佛滚皮球,程也许也好奇女人到底喜欢上她哪了,总不能越睡越喜欢吧,这女人应该不会这么肤浅吧,我想想。”
    秦以娆撑着下巴,做出认真思考状,看着程也许期待的眼神,她还是忍不住逗这个“老实人”。
    “喜欢你的大­肉­­棒­还有你这副好皮囊。”
    说出话的时候,正好有人经过,对方像是听到什么脏东西的话,惊讶地看了她们两个人一眼。
    程也许捂着脸,真想装作不认识这个­骚­货女人……
    “不过说真的,你还是早点坦白比较好。”
    这思维的跳跃也太大了吧,程也许突然有点不习惯这么“正常”的会长。
    “我是为你好,越是平静冷淡的女人生起气更可怕,毕竟她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你也没有好说话吧,程也许内心偷偷吐槽。
    “别提了,我还有小姨和妹妹呢
    就是秦以娆也无语了,小姨就算了,这人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
    “亲姐妹?”
    她还带着一丝希望,这人的事迹传出去得被乱­棒­打死吧。
    “嗯啊,我都说过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拒绝过了,但是太痛苦了,对她对我来说都不好受。”
    “你也不怕搞怀孕了你爸妈打断你的腿。”
    “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让女人怀孕呢,你也知道我这玩意不正常。”
    虽然上床的时候她总把让她们怀孕当作一种情趣,但是理智回笼,她的私心是不想的。
    程也许总把这场穿越当成一场游戏,但是不知不觉她已经对这些女人动了感情了,她们都太真实了,无论是做嗳的时候,还是相处的日子,她无法把人当作“哪里不正常,要不要我帮你检查检查。”
    一提到她那个,秦以娆就积极得不行……
    “你就不能消停会……”
    “你消停了吗?第二天就去别的女人床上了
    “所以说,你现在是哪一个都不想放弃包括我对吧。”
    听了一通,她自恋地把自己算进去,她不信对方能逃得出她的手心,不要也得要!
    程也许硬着头皮点头,她也知道自己太过分了,简直是渣女中的渣女,人渣中的垃圾。
    “我的建议是你先去坦白,问问那些女人的想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真相的。”
    最好是有几个女人怒气升天,把程也许打一顿,然后说分手,这样自己就少一个竞争对手,秦以娆心里暗暗想到,总不能另外几个女人都和她一样“冤种”吧?真是如此,那眼前这个人一定上辈子拯救了世界吧……
    “啊……我会死的吧。”
    就这么怂,还拯救世界呢,秦以娆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肯定会有几个分手然后打她几巴掌,到时候自己可以见缝Сhā针,好好“安慰”下某人,把她吃的死死的。
    “在你和女人上床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后果,你还想吃了就不负责是吧。”
    秦以娆有点幸灾乐祸,上床一时爽事后麻烦这不就来了。
    “我……”
    “哎呀,你都搞定我了,相信自己。”
    哪有自己这么“冤种”的人,还帮着对方怎么解决那些女人……
    “你真的能接受?”
    面前的女人居然还认真帮她分析解决问题,程也许心里不禁涌上暖意,这也太委屈对方了吧。
    “不难过是假的,不嫉妒也是假的,但是喜欢你是真的。”
    程也许这还是第一次听会长认真给她表白,还是对方彻底知道她是多么烂的一个人。
    “所以,快点让我怀孕吧。”
    感动的氛围立刻变得不正经,不愧是秦以娆,程也许内心忍不住吐槽。
    “你也不怕你爸妈打断你的腿,未婚先孕,还是个女人的孩子,谁会信?”
    “第一,打断的肯定是你的腿,第二,我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那么不信也得信,第叁,我是个成年人了,爸妈是爸妈,我是我,我有选择自己未来伴侣的权利。”
    “反正我这辈子就挂你身上了,你别想甩开我
    “上去帮我按个摩?我前天晚上被你做死了。”
    “大早上就按摩?我也不会啊。”
    程也许觉得有点冷,想回家换衣服了,也是她身体好,秋天穿短裤无袖。
    “那先欠着,回学校吗?”
    秦以娆哪知道对方是她啊,早知道多带几件衣服就住在酒店嗨几天了。
    “走吧,我上去收拾下东西就送你
    “想不想去我宿舍看看,没人,过几个月我毕业忙的时候你可见不到我了,珍惜眼前人哦。”
    她的室友都忙着出去实习了,也就她,因为学生会的事耽搁了一会,不然也早就在外面跑了。
    程也许想拒绝,但是想到秦以娆今天的“表白”,还有各种包容她的行为,她今天都想答应对方的任何要求。
    “真没人?”
    停好车,程也许喝了一口­奶­茶,才喝了一口,对方就抢过去要喝她的……
    “我还骗你不成,我一个人也拿不动这么多,快点。”
    程也许拎着一堆袋子,跟在对方后面,开车路过商场的时候,秦以娆不知道抽什么疯。说什么冷要买衣服,还要顺便给她买。害她当了一上午的奴才,又是刷卡又是跑腿买­奶­茶,简直比­操­一晚上秦以娆还累。